首页 书人书事 查看内容

普玄:总有一些事情,逼迫我们脱光衣服,赤膊上阵

——《疼痛吧指头》创作谈

2018011200:07 来源:《收获》  普玄

总有一些事情,让我们猝不及防,袭击得我们踉踉跄跄。比如我们的父母突然病危,我们的孩子突然患有一种深不可测的疾病;比如我们升迁的机会被别人顶替,已成事实或无话可说;比如我们前进的路上,遇到一个似乎今生也无法绕过的恶人。

我们做出了所有的尝试和努力,我们用尽了所有的办法都改变不了一件事的时候,我们该怎么办?

这个时候我们会不会依然心存侥幸,会不会想到自己的祖先尚有阴德,自己尚且善良,一生尚未做过什么坏事?会不会想到我们还修过几处路桥,资助过几个贫弱?我们会不会认为世界还没有那么绝情,上天应该开眼,人心不会那么恶狠?会不会想到自己尚有几处家产,三两个家具或者几件衣衫?

我们竭尽了全力,我们还是失败了,我们的溃败已经成了一块巨大的、无法推动的石头,毫不讲理地横亘在我们面前的时候,我们该怎么办?

我们很多人选择了不接受。

在我这篇《疼痛吧指头》里,很多家长面对着自己的孩子患有孤独症,面对着自己的孩子一生可能无法开口说话,一生可能上不了学,结不了婚,更别说有后代的事实,面对着这无边无际的绝望,他们选择了不接受。

永远不接受。

就像我们丢了孩子,患了艾滋,就像我们错过了一季庄稼或已经成为光棍汉,我们认为不可能,不接受。

永远不接受是一种深入到肌肤内里的力量,它感人而悲壮。

于是有很多家庭在这个全世界都无法战胜无法改变的疾病面前崩溃,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。

接受。

接受一种事实。不单单是孤独症,还有其他的一切一切。

把衣服一件件脱掉,脱光,全身赤裸,没有面子,没有隐私。

只有命。

接受。接受我们的老人即将离去,一去永不回;接受我们的孩子没有出息,甚至是一个不良少年;接受我们患有不治之症;接受我们对面的恶人已经把我们所有前行的道路、上升的阶梯全部堵死;接受我们今生将永无出头之日,甚至被舆论说成一个坏人,一个小人,一个道德卑劣心怀叵测的人。

接受吧。

接受没有那么可怕,失败没有那么可怕。

脱光,连底裤都不剩,和这个世界拼了,和这个世界赤裸相见。

大不了一死。死亡没有那么可怕。

接受。和疾病共存,共同生活。和失败没出息共存,共同生活。和遗憾共存,共同生活。和死亡共存,一同携手。

你会发现灾难没那么可怕,恶人没那么可怕,死亡也没那么可怕。你会发现那些灾难和恶人,他们没那么强大,他们还有些慌张,他们到底心虚,他们原来是一个纸人。你会发现,你这个时候不再需要退路,也不会孤单,你永远不会被抛弃。

因为你面对的是天地和自然。

张泽雄 18-1-15 14:52 引用

    GMT+8, 18-6-23 12:45 , Processed in 1.179090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