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作家牌坊 查看内容
摘要: 周国军,笔名欢乐小酒壶,1973年2月出生,郧西人。1990年开始写作,有诗歌、散文散见于各类媒体。出版有诗集《和树在一起》、《一个人的汉江》。崇尚自然,热爱生活,偶有作品获奖。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十堰市作家 ...

周国军:和树在一起

周国军,笔名欢乐小酒壶,19732月出生,郧西人。1990年开始写作,有诗歌、散文散见于各类媒体。出版有诗集《和树在一起》、《一个人的汉江》。崇尚自然,热爱生活,偶有作品获奖。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十堰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

“写诗,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,比写小说简单,比拟公文有意思。”周国军在《和树在一起》的序言中这样说。他还说:“‘木’永远是‘对’的,‘树’左‘木’右‘对’,和树在一起,我感到安全。”短短的几句话,一个真实的周国军就呈现在眼前。这里所说的呈现是抽象的,不是具体说他是男是女,他黑色边框的眼镜度数有多高,略显肥胖的身体有多重,而是说一个人文的、精神层面的周国军究竟或者应该是什么样子。

他写诗,但他并不刻意写诗。写诗于他而言是放松身心的“灵丹”、超越现实的“妙药”,那么他应该是相对洒脱之人;相对于人类社会,他更愿意贴近自然。为什么?除了由 “树”衍生的“对” ,就是他类似于“无关细节/无关痛痒/风送唱和/又送回音”(《和松树交谈》)的诗句,因此推断,他是一个相对淡泊之人,陶渊明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他应该非常喜欢;他渴望人世间的“真、善、美”,渴望 “和树在一起”的“安全”,说明他是一个真诚、坦率之人。

他更是一个单纯的人,单纯得有点“木”。这个“木”有“木讷”的意思,和“树”的本质特征非常接近,不是这样嘛?也许是一棵开花的树,甚至还要结果,但无论在平原、丘陵、山岗,还是悬崖,即使遮天蔽日,它还是一棵树。这种单纯还有天真、正直以及简单的意思,所以他只适合阳光雨露、高山流水,一旦下里巴人,他就不行了,只能跟草根混在一起了。

他说他不是诗人,他只是单纯地写诗,就像木头单纯地生长。这种单纯追溯到了1987年,就是他拒绝了父亲让他写篇文章的要求。母亲去世,14岁的悲伤还不够?还要写诗?他的痛苦也是那么单纯。有一件事他也一直没有告诉父亲,毕业时那篇满分作文他写的就是母亲。虽然不是诗歌,但他从此开始了正式写作。他最喜欢读的书是《红楼梦》,繁体的,九岁就开始读了。相对于“莺莺燕燕”,他更喜欢“绕堤柳借三篙翠,隔岸花分一脉香”。另外就是《宋词三百首》,连封面和封底都读掉了。他最喜欢的诗人是苏轼。他写的第一首古体诗已记不清了,第一首现代诗是《黛玉葬花》,1990年前后,显然受了《红楼梦》影响。接着就是《而你在北方》、《钥匙》、《单身宿舍的钉子》等,这些诗大多找不到了,也没收进集子,当时的笔名有很多,常用的有郁岩、竹君、竹筠等,还有一些连他自己都记不住了,真是单纯的可爱。上班以后,他逐渐写得少了,因为在办公室工作,重点改成了新闻和命题作文。后来在收拾旧物的时候,他发现了刚参加工作时所写的《驿》,因为得了奖,所以夹在了书籍当中,意外的惊喜让他有了编个集子的想法,这事大概是2005年的样子,经过了几年的细心收集和持续创作,才有了2012年的《和树在一起》。这是一本单纯的诗集,甚至单纯到有些零乱。一是主题的单纯,基本上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;二是技巧的单纯,甚至单纯到无技巧可言;三是思想的单纯,单纯得好像没什么思想。这种单纯其实“就是生存、生命、生活、自然留给作者的深刻印迹,就是岁月投放的年轮,一圈圈的,生生不息,螺旋式的,不断向上”(柏东明语)。这种单纯也延续到他的第二本诗集《一个人的汉江》。“他与容易让人扯到意义的那类诗人不同,极其地不追求写什么和为什么写”(野莽语),他的单纯概而言之就是“桃花的症状/和感冒相似”(《病中的桃花》)。

他说他不奢望自己的诗歌能流传下去。滕家龙老师说张继那么大的诗人,才一首诗传世,说的时候,他想到的是乾隆,据说写了四万多首,好像也没留下什么。放开古代的不说,他想说说现代的,现在还有诗句留下的,诗人好像都死了,这是一件让人悲哀的事,他不敢奢望,他只是写,胡天黑地得写,甚至不关心发不发表,有没人读。他说“影子是身体最大的黑洞(《影子》)”。当这个黑洞张开无边的黑暗,只有诗是永恒的。但对他自己而言,死亡更接近永恒,他更接近黑暗,他希望自己的诗,就是流星划过天际时,瞬间的闪光!

就像一株小草之于大树,虽然有草本、木本的区别,但单就对文学的爱和喜好这一层面,他和所有的大作家、大诗人占据着同一高度。 在这个层面上,天高海阔、云淡风清,海阔从鱼跃,天高任鸟飞!所以“木”永远是“对”的,他愿意永远“和树在一起”!而所有的树站在一起,不就是郁郁葱葱、莽莽苍苍的森林?

    GMT+8, 18-9-23 15:00 , Processed in 1.223193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