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作家牌坊 查看内容
摘要: 段吉雄,1981年1月出生于郧县山村,湖北省作协会员,湖北省第六、七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,十堰市作协秘书长,现就职于十堰市公安局东岳分局。2005年以来,在《延河》、《福建文学》、《长江丛刊》、《人民日报-大地 ...

段吉雄:在干涸的土地上绽开文学梦 

    段吉雄,1981年1月出生于郧县山村,湖北省作协会员,湖北省第六、七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,十堰市作协秘书长,现就职于十堰市公安局东岳分局。2005年以来,在《延河》、《福建文学》、《长江丛刊》、《人民日报-大地副刊》、《中华读书报》、《湖北日报》等杂志报刊发表五十余万字作品,小说《野菊花》入选 《湖北大众文艺丛书网络文学卷》(2016年),小小说《曼珠沙华》入选《2017中华精选小说年选》,与人合著的《五十四种孤单》入选20174月华文好书榜、凤凰好书榜。作品集《罪案终结者》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。

温顺的汉江润泽了勤劳朴实的郧阳儿女,深厚的汉江文化激发了多少文人骚客的灵感,向北60公里,这是个与汉江绝缘、甚至和水都无缘的地方。1981年,段吉雄就出生在这个干涸、贫瘠的小山沟里。

闲的时候,段吉雄喜欢看书。也没有专门的少儿读物之类的,反正是遇见啥都看啥。连环画自然是多一些,白话小说也看。实在没有东西可看,他便把几本书翻来复去的看,以致于最后都能背下来了,便出去和小伙伴们讲书中的故事,赚回了满满的虚荣心。

四年级时作文课上,他引用了一句小人书上描写景物的句子,被老师圈出来在班上读,让他觉得多读书可以炫耀;小学毕业考试,他把亲身的经历临场发挥写成了一篇作文,顺利考上了初中,这让他觉得多读书是一种进步渠道;步入社会后,当第一篇新闻稿件登报后,他感到写作是一种责任。

儿时的记忆挥之不去,故乡缺水的窘迫从某种程度上激发了他创作的灵感。在《村庄的眼睛》、《生命的驿站》等散文里,可以看出段吉雄对故乡的热爱,对家乡的热衷。《村庄的眼睛》被《湖北日报》和《十堰日报》的副刊同日刊发,后来还被推荐参加全国首届青春文学大奖赛,并获得优秀奖。虽然故乡很贫瘠,但他却爱的很深。《成熟的土地》、《槐花飘香》、《唢呐声声》、《田野的心事》等无一不散发着泥土的气息,这些或获奖或入集出版的散文,让段吉雄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他在心里为故乡骄傲,尽管在别人看来那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。

随着职业的转变,段吉雄转入公安机关工作。虽然未亲自参加过缉凶抓捕一线,但也多次赴一线作战。见多了民警的流泪流血,体会到了公安工作的艰辛,同时,也能感受到犯罪分子的狡诈凶残。尽管每一起案件侦破之后,他都第一时间在各纸报纸电视上进行宣传。也曾在深夜为民警英勇的行为伏案疾书,或由感而发的散文,或内部情况的简报,更或者吸引眼球的新闻通讯。

但是,不论是何种体裁,他都觉得不能完全反映自己的思想,也不能把案件幕后的故事表达出来。他有点纠结,更有点彷徨,甚至是不知所措。就这样,在几年的日子里,他都一直在这种痛苦中纠结着。不过,在这段时间里,也并不是一无所获。他对单位上侦破的每一起大案要案都跟踪关注着,大部分都采访到了当事人和办案民警,为他今后的写作积累了充足的素材。

2013年,湖北省公安作家协会成立。次年,他参加省公安作协举办的笔会上,见到了湖北侦探小说第一人、北京市侦探推理文艺协会理事,全国公安文联侦探推理小说创作研究协会副主席,湖北省公安文学创作协会副主席彭祖贻;资深公安文学编辑、武汉大学客座教授黄土以及许多前辈,聆听他们对公安文学的阐述,在激烈的文学体裁讨论碰撞中,段吉雄找到了困绕自己多年的解决途径——用推理小说来表现。

找到适合的方式后,他认真拜读了几位老师推荐的侦探小说,并不断从中学习写作的方法、悬念的设置、包袱的拆解等等。正在此时,本地发生了一起较有影响的案件,作案情节离奇曲折、侦破过程跌宕起伏、抓捕工作惊心动魄,更所幸的是段吉雄参与了整个案件的侦破、抓捕工作。这给正处于摸索期间的他提供了良好的契机,案件侦破后,他便迅速投入到该小说的创作中。

由于初次涉猎中篇小说,没有经验,他就一边写着一边向专业老师和编辑请教,有时候自己觉得案情的包袱设置太过直白,干脆推倒重来。就这样,经过半个月的磨练,一部中篇小说《一双白胶鞋》终于完稿。然而,当编辑看到这篇文章后,几乎把三分之二的内容都给否了。按照编辑提供的修改意见,段吉雄几乎又重新开始了创作。这一次,他每设置一个包袱,每写好一部分,都会电话和编辑沟通,交换意见。尽管如此,稿子写完后,编辑还是不满意。改稿,交稿,再改稿……连续改了四五遍后,终于通过了编委会的审稿。之后,《前卫》《武当风》《湖北警察·文学专号》等文学期刊都进行了刊发,并且还获得了2015年“中国梦·警民情”法制文学作品大赛小说组佳作奖。

第一篇小说成功后,段吉雄的创作热情被激发了出来,昔日积累下来的素材成为了他的利器,而公安机关的工作又成为他创作不竭的源泉。同时,在这期间,十堰市文联和市作协的领导又给他创造了写作、交流的机会,更加刺激了他的兴趣,《水边的阿狄丽娜》、《野菊花》、《火》等小说相继刊发在《武当风》和《十堰作家》上。

说起写作,段吉雄用“莫问前程凶吉,但求落幕无悔”这句话来形容自己的写作路。未来,他还会一直走下去,不管春天是不是属于他。

    GMT+8, 18-10-23 20:56 , Processed in 1.147702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