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会员新作 查看内容

简单罪案中的色彩与温度

——试读《罪案终结者》

 

周国军

  

初秋,风已逐渐有了点儿凉意,一树一树的栾花给城市的街道镶上了亮丽的金边,焦躁的蝉鸣听不见了,季节仿佛一夜间回复了平静与安宁,“岁月静好”应该指的就是眼前的十堰。我在江苏路上,吉雄把他新出版的《罪案终结者》送过来了,他并没有在下车的第一时间把书拿给我,而是陪我一直走到东正楼下。书装在牛皮纸信封里,他是怕我抽烟拿着麻烦,才在临近分手将书递过来。一向粗枝大叶的我再次领略了吉雄的心细如发。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公安人员的职业习惯,但作为一个作者,不知道“明以察微”肯定是写不出好作品的,何况,他还“聪以知远”。在我读完《罪案终结者》之后,我对他的“远”有了更深的认识,这个“远”不是一里、两里,横向是生存的根本意义纵向是人性的终极关怀。他抛弃了传统公案小说对“罪”和“案”的评判,直面隐含的社会矛盾和复杂人性,并将现实一点儿一点儿呈现在读者面前,驱使我不断得读下去,并接着再读。

和《罪案终结者》相似的小说我已读过不少了。小时候读《福尔摩斯探案全集》,后来读《施公案》、《彭公案》……期间最喜欢的是由《龙图公案》演绎的《三侠五义》,接触日本推理小说之后,有一段时间我迷上了江户川乱步、松本清张……时下流行的东野圭吾的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我也粗略得读过。应该说与这些传统、大家相比,吉雄的小说还有一定差距。但难能可贵的是吉雄工作在公安的一线,亲身的经历、耳濡目染,让他的小说现场感更强,感染力更深,所体现出来的思想和感受也更加真实。

而我最为看重的是吉雄小说“简单罪案中体现出的色彩与温度”。要说“简单”这个词我实在是羞于出口的,所谓“简单”是相对而言,一是案情简单、二是故事简洁、三是叙述简明,不故弄玄虚,不浮华铺张。而这“简单”背后的谋篇布局却又体现了吉雄的良苦用心:一是主人翁的设计。作者以“小岳”的形象贯穿全局,“小岳”是作者段吉雄工作单位——十堰市公安局东岳分局的代表,也是他审视案件的视角,小说以“小岳”的日常工作为切入点,四十九个故事各自成篇又相互关联,引领着读者的目光,深入到当前社会的各个层面、各个角落。二是案情的设计。以日常案件为主,每一个案件似乎都发生在我们身边,每一个案件又和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有所差异。这样设计的结果让读者读起来似曾相识,读完后又出人意表,使小说的可读性和趣味性有机地结合在一起,读起来不陌生,读完后又有新收获。这和当前一味追求新奇、营造诡异,听起来像天方夜谭的同类小说无异要高明许多。三是对于罪案背后人与人性的拷问。吉雄并不是简单将破案作为小说的唯一主题,而是将“罪”与“案”与当前社会进行了高度融合,通过引入生存、生活的思考,将多彩的现实忠实地呈现在读者面前,发人深思,引人深省。

一、黑与白。在传统意义上,黑与白并非对立的关系,正确的对应是黑与赤、青与白。所谓“左青龙、右白虎”、“ 青白眼”就是这个意思,而黑是与赤相对的,以上四色分别代表东南西北四方之色。黑与白的对立是后来演化的结果,就像智能世界的“0”和“1”、太极图里的阴阳鱼,黑白成了一组不可分割的矛盾,这是所有罪案小说都无法回避的问题。因为黑代表着邪恶、白代表着正义。在吉雄小说的世界里,黑和白都是非常单纯的。不刻意修饰,也不过分渲染,以零度的冷静和第三者的眼光审视着每一个案件的进程,这类故事在吉雄小说中比重很大,比如《水鬼》、《消失的灯泡》、《光棍之死》……在这些故事中,犯罪是单纯的贪婪、欲望、罪恶,破案是一种专业、技术,技巧。要把这样的故事写好其实很不容易,写着写着就容易写成医生的医案、销售人员的方案,写着写着就容易写成新版的《段公案》、《岳公案》。吉雄的成功在于他多年来坚持“蹲下”, 匍匐下来所以视角更近,看得更清、更细致,这在小说的序言中有所所体现。他说“我不是科班警察出身,但这些年,我一直在警局,和警察是同事,是弟兄”。兄弟般亲近的目光,让他发现了更多的细节,也找到了最好的礼物,这礼物就是小说所体现的警察身上特有的美学特质“勇敢、奉献、正义、危险”。所以小说中的 “小岳”显得非常率直、真实,不做作,不矫情。也因为他多年来坚持“蹲下”,身段低了所以才能写出那种来自内心的敬畏,那种敬畏是信仰也是操守,唯有仰视,站在高处的指手画脚肯定是不行的。

二、红与黑。如果说黑与白的对立是刻板的,冰冷的,那么红与的黑的对立就是激烈的、火热的。红是赤白色,以白入赤对立单纯的黑似乎天然就占了上风,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,是人心向善的初衷和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的信念。到这里开始,黑开始有了温度,红也变得狂放、热烈。《沸腾的油锅》中娟娟的黑,出发点是忠诚,是对于丈夫托付的坚守,是对家庭职责的担当。她想洗白,所以她选择了沸腾的油锅。但最终的结局是又一场车祸,车轮辗压着脆弱的生命,也辗压着我们的神经和良知。《诡异的纸片》中张洪的黑,出发点是“义气”,是对父母的孝,他的手腕上还纹着关公的美髯和红脸,马富元的失约是想金盆洗手。在这两个故事中,吉雄都引入了象征主义的手法,让故事黑得冷峻、寒得刺骨。对应的红也变得更加狂放和热烈。在《公证》中,小岳为李小斌办理了取保候审,那一天,雪后初霁,雪后的亮色让一个普通警察的身影变得无比清晰、厚重。在《观世间菩萨》中,给陈大妈退钱的时候,小岳专门挑了一个日子,把小区的居民都叫到了一起。他把这些骗子常用的手法给大家都讲了一遍,为加深印象,他还现场表演了一番。故事以《大悲咒》开头,以《金刚经》的经文“无我相,无人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”结尾,将一个警察的普世情怀演绎得可亲可近。而《死里逃生》用的是简短的幽默。小岳病床上与大殿的一问一答在讲述勇敢的同时,也让我们看到了 “世俗”的警察。正是这些近乎日常的细节,让我们感受到了他们职业的温度,在这里,破案是对事业的执着、对正义的坚守。

这让我再一次想到了作者段吉雄,吉雄所在的单位是十堰公安的优秀代表,前一段时间各大媒体纷纷报道的“鲁志学空手接人”、“生命最后1812天都在出差的高凯”讲的都是东岳分局的干警,这些品质集中体现在小岳身上是《鸳鸯报告》中的严谨,是《车辙印》、《城里的亲戚》中的责任、是《大姐》中的正义与公平……小岳的形象也愈发丰满,一个《罪案终结者》,写出了满满的正能量。

三、淡紫与橙黄。在传统中紫色是尊贵的颜色,所以故宫又叫“紫禁城”,“紫气东来” 表示的也是好征兆。紫色代表哀伤的说法,主要源于基督教,据说耶稣受难时穿着紫色的衣服。淡紫代表忧伤是时下年青人的说法。这也是考虑到书中小岳的形象决定引入的概念。《罪案终结者》虽说是一线民警的办案集,但主人翁的忧虑却无处不在。书中提到的案例很多,有关于留守妇女、留守儿童的《怕黑的女人》、《老君炼山》,有涉及非法集资的《曼珠沙华》,有关乎失足女青年的《沸腾的油锅》、有涉及婚内出轨的《致命感冒药》,有揭示电信诈骗的《桃花灼灼》,《计中计》,《城里的亲戚》,还有组织吸毒、贩毒的《毒药师》、《发小》、《法学博士》……正是因为这些案例的存在,让我们在看到光明面的同时,也看到上社会中存在的各种问题,“作为国家机器的齿轮、社会安全的保卫者、复杂人性的个体”,吉雄的眼光并不仅仅停留于案子表面,对于本可避免的悲剧,作者一直在追溯它的源头,对于已经成为真实的事实,作者一直在探寻它的原因。小说中的小岳有很多“出格”的感慨,和 “出格”的行为,这也就自然引出了橙黄的概念。橙黄代表着温暖,是火苗点燃瞬间金子般的闪光。在罪案面前,吉雄的小说在提示罪恶的同时,从没有忘记对弱势群体的关爱,在《长命锁》里,小岳对方老八隐瞒了方玉华遇害的部分真相,《老君炼山》的案子破了,小岳并没有告诉村里的任何人,在《抢劫少年》中,小岳私自决定把黄军强的保证金截留下来……这些内容无不闪耀着办案人员的人性光辉,这光辉就像黑暗中的灯塔,指引着路人,也指引着过客。

四、别具一格的灰。灰色是黑白混合而成的一种颜色。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泾渭分明,黑和白是极端的表现。所谓的“灰色地带”就是形容不黑不白的中间地带,世上本来就没有单纯的黑白,所以彻头彻尾的黑是不存在的,《罪案终结者》对于灰色的描写很多,这里只补充一个方面。吉雄小说中的灰是充满人情味的灰。犯罪分子有邪恶的一面,也在人性的一面,吉雄并没有犯格式化的错误,正是因为有了多姿多彩的人格,才有了多姿多彩的社会,这才是真实的人类社会。

五、玄之又玄的玄。关于玄字,大家最熟悉的就是风水中经常提及的术语“前朱雀,后玄武”了,而我对于“玄”字的概念,最初来源于《千字文》中的“天地玄黄、宇宙洪荒”。玄从字面上讲就是黑色,其实不然,玄指的是黎明即将到来时天空所呈现的颜色,古人认为“玄”是天空的本色,在《罪案终结者》中,玄之又玄的“玄”一直在引领着小说的进程。这种引领一是在于对黑恶的惩处,在《计中计》中是“请君入瓮”,在《消失的灯泡》中是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” ……二是在于对正义的追求,在《见义勇为》中是烫金的大字,在《城里的亲戚》中是 “警车,警察。可信着呢” ……三是在于对黎明的渴望。在《公证》中是“那天,雪后初霁”,在《抢劫少年》中是“今天,是个大晴天” ……

玄,在吉雄的小说中一直贯穿始终。

六、冷色与暖色。面对罪案,吉雄的眼光是冷峻的,面对社会和弱势群体,吉雄的眼光又饱含着温情,这里不再一一举例说明,我只想说虽然《罪案终结者》是一线民警的办案集,但是我们却在小说中读出了警民的“鱼水情深”。读出了民族与国家的希望。

一本有温度的小说,即使描写的是罪恶的冰原,但只要人性的光芒在闪耀,就注定是雪中送炭。而现在是初秋,正是石榴上市的时节。打开一层老皮,晶莹透亮的果实像一颗颗红宝石,就像我一次次打开《罪案终结者》,看见正义的光辉!

 

 

2018921

上一篇:弹琴复长啸下一篇:大河飞鸿

张泽雄 18-10-8 10:28 引用

段吉雄 18-9-21 18:31 引用

国军辛苦。感谢

    GMT+8, 18-12-19 09:34 , Processed in 1.262900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返回顶部